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资讯/凌薇儿皇后柳妃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凌薇儿皇后柳妃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资讯 秩名 2019-09-19 阅读(8655)

小说中有凌薇儿皇后柳妃主要人物的叫什么名字?此书名为《凤求凰》,是一本相当好看的古代言情类型小说,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凌薇儿(原名凌雪薇)是丞相的女儿,但是也是个才情高绝的大家闺秀,因为一次在寺庙和微服私访的皇帝沈羲遥相遇而互相生出了好感情愫,之后朝政争端让凌薇儿当上了皇后,却因为权臣女儿的身份被沈羲遥不喜,后来凌薇儿更是和柳妃等妃嫔开始了在后宫中的争宠。

凌薇儿皇后柳妃小说

>>凌薇儿皇后柳妃小说在线阅读<<

凌薇儿皇后柳妃小说免费章节

“皇上,柳妃的身子重又受了惊吓,皇上送妹妹回去吧。”

柳妃楞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着我,我只是笑不去看她的目光。

她低了头小声的说着:“不用劳烦皇上了,臣妾自己可以的。”可是眼神是期盼的。

沈羲遥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走到他身边拉了她的手,我看到柳妃带着幸福的笑容偎到了他的怀中,唇边和眼角都是得意,她有些挑衅的看着我。

我没有理会只是微恭下身:“臣妾恭送皇上。”

待那明黄颜色消失在坤宁宫门外我才起身,一旁的惠菊不满的说:“娘娘没看到刚才柳妃的神气么?”

“看到了又如何?”我转身拢了拢自己的头发按按眉心:“乏了,去西暖阁吧。”

软缎绣花鞋走在通向西暖阁的庭廊上轻软无声,院中一树樱罗开得正艳,满树的紫蓝色深浅不一次第分明,一阵猛烈的风吹起了我的衣裙,头上叮当作响,天际间就满是纷纷扬扬的细小的花瓣,仿佛雨一般落在地上,我停住了脚步观赏着,这里和往常一样的宁谧,仿佛我还是那个心淡如水的女子,默默的守着这皇宫的一隅却依旧过得开心。

心里有一个小小的声音说着,一切都不同了,那个旖旎繁华却处处算计的世界,已经是没有办法再躲下去了。那么,我就要为我凌家做我一直就该做的事了。

“惠菊,”我轻轻唤着:“你去看看皇上是否还在柳妃那里,不在了去了那里,小心点速回来报我。”

惠菊依我的意离去,我给其他人各找了点事让他们全都走开,自己走到那樱罗下站着,头上繁复华贵的首饰在我抬头时压得我喘不过气,我知道,从今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沉重,我必须做好准备。

可是心里只要想到要去争宠以保全自己和家族,心里却有十分的排斥,为何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过去多好。抬头看着密密紫色中星点的蓝天,阳光洒下来,隔着树阴,我只觉得它刺痛了我的双眼。

眯起眼睛,心里坚定起来,既是逃不掉了,就利用吧。

惠菊不久就回来了,我依旧站在数下,她在我身后说到:“娘娘,皇上送柳妃娘娘到昭阳殿门口就被匆匆而来的张总管带走了,说是大臣们都在御书房候着,皇上就走了。”

我没有回头只摘下一节树枝,上面花开得正盛,几片叶子苍翠动人,我轻嗅了下,一缕幽香。

“惠菊,去准备准备,本宫要去看看柳妃。”

换了一身暗红的宫装,不胜之前的华贵倒也带着威仪,头上的首饰换成了一柄玛瑙凤凰簪,只这一样,却不失大气。惠菊准备了一尊送子观音像和玉如意三柄,只是简单的探望,不用复杂,吃食柳妃愿接我还怕她之后做手脚,自然没有让惠菊准备。

昭阳宫宫室很大,装饰得富丽堂皇,处处飞檐卷翘,金瓦琉璃。我好奇柳妃看似是婉约之人,这样的宫室并不符合她的气质,不过她作为后宫最得宠的妃子,这样的格调也才相衬。

因着事前的通报,柳妃宫里的侍从们早已等在门前,为首的是那个叫绯然的侍女,如此看来,她就是这昭阳宫的大侍女了。

“奴婢参见皇后娘娘。”绯然领着一群奴才跪下,我心里暗暗吃惊,这柳妃宫中的侍从明显多于礼制所定的人数,稍一看来接近了皇后宫里的配制,只是我自己之前不要那么多而已。

我微笑着问她:“你家主子可好?”绯然恭敬的答着:“柳妃娘娘在寝殿休息,请皇后娘娘移驾正殿。”

昭阳宫的正殿是沈羲遥亲自赐名,飞絮殿,用的是柳妃的名字中的一个字。这是无上的殊荣。

我站在那殿中看了看,摆设甚至与我的鸾凤殿无二,除了没有凤做装饰,但却处处可见孔雀。皇帝之前的意思恐怕来此的人都能明了。我确实是不该出现的人。

“皇后娘娘请上坐,奴婢这就去请我家娘娘。”绯然端上茶,惠菊接过放到我面前,看似随意的问:“之前皇后娘娘派人来通报了,怎么柳妃娘娘不知么?”

我按了下惠菊的手笑着看着不知如何回答的绯然,即使柳妃身体原因,但是我之前给了她通报她就该出来迎我,否则就是不敬之罪,更何况皇上没有给她许可,柳妃是大意了,还是故意的。

“皇后娘娘恕罪,我家娘娘早上回来有些不适这才在寝殿休息的,刚睡着了奴婢就没有敢叫醒她。”绯然小心的说着。

我笑笑起身:“本宫进去看看你家娘娘,她身子不便就不要让她出来了。”

绯然有些愣怔,我没有等她去通报,自己搭着惠菊的手走向昭阳宫内廷。

一踏入院中我不由愣在那里,这里回廊中环着一小池碧波,满种柳树于其中,此时柳叶翩飞有片片轻轻的拂过我的面颊,微微的痒,也微微的疼。

惠菊在一旁为我挡着吹来的柳枝,我在回廊转弯处停了下来,伸手轻轻一折,一根细嫩的枝条就握在了手中,我什么都没有说只低头看着,惠菊在我身后不敢说话,绯然亦不敢在上前。

把玩了许久我回头对绯然说:“去通报你家主子,就说我来看她了。”

绯然忙不迭的点头,我看着她的身影走到了对面的一扇门中,自己才又迈开了步,手一挥,那弯柳枝就轻轻的躺在了水面上,泛起点点涟漪,又渐渐的沉入水中,有大红的锦鲤游来用嘴小心的碰着那柳条,发现不是吃食终又游走了。

我抬头,满目的绿柳葱翠,轻柔飘逸。细细看去,柳树中夹杂种植着梅树,只是此时看不出是何种梅品。

我能想象冬日里这里处处弥漫着清冽的梅花香气,还有枝枝梅花可以欣赏。不愧是宫里最得宠也得了最长宠的妃子宫室啊。我微摇着头,脚下不觉已走到柳妃寝殿的门外。

里面没有动静,我走的很慢,绯然若是通报也该出来了,我侧目看了惠菊一眼,她上前掀开门上挂着的薄纱软帘,一阵凉爽安神的气息就扑面而来。

我走了进去,绯然的身影在左手边的屋子里,我缓缓的走过去,这里的装饰很是华贵,墙边灵芝蟠花大鼎中散出的淡薄的轻烟徐徐,另一边是一扇巨大的冰雕,上面刻着精致的石榴葡萄牡丹。

柳妃半躺在床塌上,见我进来只抬了抬眼睛,我走到她身边她才装做要起身的样子。

全文阅读

标签:古言后宫

Copyright © 1998-2017 nycluss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