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小说导读网
当前位置:  AK导读/小说/古代言情/离凰凌雪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离凰凌雪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 秩名 2019-09-19 阅读(6649)

离凰凌雪薇小说完结了吗?这本小说的名字又名《凤求凰》,是一本古代权谋宫斗的小说,讲述的是女主凌雪薇在后宫和朝堂中的风雨飘摇。曾经和沈羲遥在寺庙邂逅,凌雪薇是宰相的千金并做了皇后嫁给了沈羲遥,因为是最恨的权臣女儿,沈羲遥对凌雪薇心生恼意,也就没有第一时间和凌雪薇接触。凌雪薇却偶遇了翩翩王爷沈羲赫,2人多方相处情投意合,却碍于身份无法在一起,而后宫中争斗和朝堂中的腥风血雨也逐步的靠近。

离凰凌雪薇小说

>>离凰凌雪薇小说在线阅读<<

离凰凌雪薇小说免费章节

待张德海和惠菊退下,他坐在床边,我探身用银簪挑着高低窜动的烛火,余光看见他拿起了那本《史记》,心里有小小的期待。

果然他随意的翻开,那薛涛签就缓缓的飘落下来,一抹绿色在烛光中分外惹眼。他问着:“这是什么?”俯身捡了起来,只瞟了一眼,脸色就变了。

“什么?”我回身,露出笑容。

“轻阴阁小雨,深院昼慵开。坐看苍苔色,欲上人衣来。”他轻声念到,眉头颦起,脸色晦暗不清。

我心里有了谱,探回身子在他旁边笑着说:“是臣妾以前做的,污了皇上的眼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凝神看着那签,小小的一条绿色在他的手中轻软无力的躺着,我凑上前柔声唤到:“皇上,皇上。”

他依旧是没有反应。我在他身前蹲下,抓着他银白团龙密纹的袍角用小心的语调说着:“皇上,这诗,”

自己飞快的瞟了一眼那签又看向他的眼睛:“这诗可有什么不对之处么?”

他终于抬头看了看我,轻轻的搁下那书和那签,眼神中有一丝的平静,但是那平静之后是即将到来的风雨。可是他还是温和的回答了我:“没什么,这诗很好,真的很好。”

我看似快乐的笑着一伸手就从他的身边将那签拿在手中捂在身前:“皇上既然说好,那臣妾就将它收起来。”

自己无意识的抬头看向窗外,微微的偏着头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臣妾还记得,当时就在这里看着窗外的雨写下的,那天的雨下得极美,那么轻柔的雨丝,什么都朦朦胧胧的,很是清凉,如今真的是想念那时的天气,不若如今这般炎热。”

他轻轻的拥我入怀,我抬头看了一眼他的神色,他只是定定的看着远方,没有任何的表情,可是我能听见他的心跳,一下一下,很快的跳动着。

夜半醒来身边没了人,心里惊慌了一下抬手将□□撒金红纱帐掀开一条逢,有夜晚凉爽的风吹进来,我看见他披着一件袍子坐在窗前,宽阔的背影让我恍惚间不由的想起另一个人来。

心跳得厉害,努力的平复下来,他没有觉察到我,依旧是同样的姿势坐着,一动不动,威仪没有了,可是却显得那样孤寂。

我想了想没有唤他,因为我看到他的手中一抹浅绿,那是我之前放在桌上的。看来,他是如我所愿的产生了对柳妃的疑团,而这疑团即将会被放大。

我的唇边浮上一丝流云般转瞬即逝的笑,手一松,那撒金帐垂落,隔绝了他的身影,只留自己在一片锦绣之中。

我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晨,外面树上的鸟婉转的啼叫声将我吵醒,朦胧中他之前起身去上朝时对我说了什么,可是我怎么也记不起来了。自己要下床,脚上什么东西咯了一下,低头一看,一抹金色就跃入了眼帘,闪着不甚灿烂的光。

那是他之前身上常戴的一条金镶九龙戏珠链,通常就系在他上衣的搭扣间,我知此物的珍贵,听闻是先帝遗物,也象征着他高贵无上的身份。

我下床的瞬间就想起他对我说的话:“从今日起,复六宫请安之礼制。”

我揉揉额头,还好自己不是贪睡之人。惠菊此时刚带着紫樱等人进了来服侍我洗漱更衣,在不知以前的情况下,经过昨夜她的脸上满是开心和兴奋,不仅仅是她,所有的人都带着洋洋的喜气,我知他们是为了我高兴,可是自己的心里却感受不到一丝的喜悦。

惠菊拿来一套细纱菱花烟粉裙装要为我穿上,我没有动,看着镜中的那个纤长娇柔的女子,这样的她没有皇后有的大气庄重。今日我就要告别之前那个心淡如水的自己,不论是否情愿,我都要投身进入这步步机关的后宫,那么这第一次受礼,就要摆足了自己的架势,不枉我皇后之名衔。

我看了一眼惠菊平缓的说到:“今日复六宫请安之礼不同平常,去拿那身正红宫装给我。”

惠菊恍然大悟的忙不迭的点头:“瞧我,把这个忘了,只想着拿娘娘平日里喜穿的素净衣裳,忘了从今日起,我们的娘娘就是真的正宫娘娘了。还请娘娘恕罪啊。“

我笑着看了她一眼:“不论我是不是真正的正宫,我依然是之前你们的娘娘,没有外人,就不要那些虚礼了。如今你也要记得,你是我坤宁宫的大侍女,说话架势都要相称才可。”

惠菊恭声到:“是,娘娘,奴婢记下了。”

我又看向其他的侍女:“你们也要记下,如今不再是从前了,说话做事都要有分寸。”

紫樱等人跪下郎声到:“是,娘娘,谨遵皇后娘娘教诲。”

我轻轻笑了,她们的眉目中依旧是欢喜,纷纷去换了供我重新挑选的首饰来。

一袭正红色绡凤舞九天轻罗锦衣,缠枝花罗的质地,外罩一层浅金流彩纱衣,上面亦是用银丝纹着朵朵祥云。

惠菊为我梳了一个繁复华丽的缕鹿髻,两边各戴上几只珍珠翡翠珊瑚碧玺凤凰点翠多宝簪,簪顶垂下条条金流苏,底端缀着菱花状红宝石,身体微微一动便满室流光溢彩,富丽高贵。

惠菊将我装扮好后一直不敢抬头看我,我微一低头那些流苏就垂到鬓间眼前,笑着问正在为我挑选扳指护甲的她:“怎么了,有何不对么?”

惠菊小声说着:“没有,只是娘娘的光芒惠菊实在不敢正视。”

说完将金镶翡翠珍珠护甲戴在我的小指上,又拿来犀角嵌金银丝夔纹扳指要与我戴上,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护甲上面是细碎的珍珠,顶端一粒大珠分外惹眼。

我皱了皱眉,这实在不是自己喜欢的打扮,手一挥,一道五彩光芒划过:“扳指不戴了。我们走吧。”

说完惠菊扶着我的手就要向外走去,她小声的说到:“奴婢从来没有见过娘娘如此的装扮呢,实在是……”

她想了半天终于说出了:“实在是凤凰化人啊。”

我听完笑了笑,挪动脚步前从镜中又再一次看了看自己,想起古人曾说“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驱”,如今我也要靠这珠翠锦衣来未自己增添气势,不由一阵悲哀。

宝髻玲珑,环佩丁冬,莲步盈盈,头上的金流苏轻轻晃动,我踏进了坤宁宫正殿鸾凤殿。

小福子脆声喊到:“皇后娘娘驾到。”眼前一片衣香云鬓缭绕,顷刻间就纷纷让开正中一条道都跪拜在两边,我缓缓前行,抽气声低低得回荡在鸾凤殿中。

全文阅读

标签:古言权谋

Copyright © 1998-2017 nycluss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17